县区站点: 沁阳市 | 孟州市 | 温县 | 博爱县 | 武陟县 | 解放区 | 山阳区 | 中站区 | 马村区 | 示范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机关建设 > 焦财青年 >

怀药文化:怀庆药商的核心竞争力(再续),jinniumovie.be

作者:焦作财政局 来源:焦作财政局 时间:2019-04-14 点击:

怀药文化:怀庆药商的核心竞争力(再续)

更新时间:2019-3-1 9:27:55    来源:焦作晚报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

  2013年5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时指出:生态文明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大成果。人类经历了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生态文明是工业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新要求。历史地看,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古今中外,这方面的事例众多。

  我市“四大怀药”的传统种植与古法炮制,是几千年来怀川人民利用独有生态培育出的智慧成果,也是古老怀川利用生态优势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历史写照。

  生态兴则怀药兴

  怀庆药商兴起于明清,衰落于晚清,苟延残喘于民国末年,所依托的品牌主要是“四大怀药”。新中国成立后,传统的怀庆药商企业虽然在公私合营中寿终正寝,但“四大怀药”作为历史悠久的道地药材,依然焕发出勃勃生机,同川药、云药、广药以及浙八味等名贵中药材一起享誉海内外。

  早在东汉时期,《神农本草经》就记载:药有“土地所出,真伪新陈……”强调区分药材的产地、讲究道地的重要性。

  到了唐代,道地药材的概念更加强化。《新修本草》对道地药材作了精辟的论述:“窃以动植形生,因方舛性,春秋节变,感气殊功。离其本土,则质同而效异。”

  至明代时,“道地药材”一词正式见诸本草和文史书籍。《本草品汇精要》一书载药916种,明确记载道地药材268种,其中包括32种川药、27种广药、8种怀药。

  到了清代,医家从临床上发现:药物疗效好,关键在道地。徐大椿在《药性变迁论》中指出:“当时初用之始,必有所产之地,此乃本生之土,故气厚而力全。以后移种他地,则地气移而薄矣……当时所采,皆生于山谷之中,元气未泄,故得气独厚。今皆人工种植,既非山谷之真气,又加灌溉之功,则性平淡而薄劣矣。”

  “四大怀药”正是得益于怀川独特的地形地貌、气温降水和土壤条件,其原种从神农山引至山前平原大面积种植后,药材药性依然纯正。虽然人工种植与野生相比会有差异,但野生资源毕竟有限,人工种植不但易于大面积推广,还便于收获。试想,怀山药能扎根1米多深,怀牛膝有时能扎进土里2米多深,药农若不将其种植在沙土地里,收获季节如何采挖就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四大怀药”,三种为根,因此,其药物成分主要来自地下。市怀药行业协会会长马明仁说:“‘四大怀药’是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相结合的产物,振兴‘四大怀药’必须加强生态文明建设。”

  据马明仁介绍,当前影响怀药品质的消极因素除了滥用农药、化肥、膨大剂和不进行轮作种植外,优越的水利灌溉条件也是一个不利因素。怀药种植不同于粮食种植,不能以追求产量为目的,适当的干旱和恶劣的生长环境有利于怀药向下扎根索取养分、浓缩药性,这也是野生怀药药物成分高于人工种植怀药的重要原因。

  如今,药农种植怀药追求投入产出比,采用大肥大水、大剂量农药加上膨大剂,产量上去了,品质却下来了,“四大怀药”品牌的含金量也大为贬值。

  因此,必须站在生态文明建设的高度,恢复“四大怀药”的传统种植,通过限产增效等有效手段,推动我市怀药行业供给侧结构改革。

  目前,市怀药行业协会指定生产企业——沁阳市野生源怀药有限公司,正在按照传统方法种植怀山药。该公司把基地选在神农山前、沁河岸边的冲积平原上,按照传统轮作习惯种植山药,实行人工除草,少施肥、少浇水,不施用任何农药和膨大剂。该公司从神农山老君洼引种的“怀铁耙齿山药”,已经在基地繁殖生长。第二代产品经有关专业机构检测,各项重金属含量均不超标,含硒量为42Vg/kg,符合行业标准。据说,该产品虽然价格不菲,但一投放市场便供不应求。

  中医赢则怀药赢

  应该说,没有中医,就没有怀药。众所周知的“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的同仁堂古训,其实也是整个中医药的文化精髓和性命所系。古训前半句讲的是“药材道地”,后半句说的是“古法炮制”,二者缺一不可。

  中药炮制是我国独有的、制备中药饮片的一门传统制药技术。中药在制剂及配制成药之前,大部分需要经过不同的方法加工处理,这种加工处理的过程叫“炮制”。“炮”代表各种与火有关的加工处理技术,“制”则代表各种更广泛的加工处理方法,如切制、净选加工等,历史上又称为“炮炙”“修治”“修事”等。我国历代医药学家针对病人的具体病症,以炮制技术来调整中药药性,降低毒副作用,引导药力直达病所,以发挥药物的最佳作用。

  日前,一直呼吁保护怀庆地黄焙古法炮制技术的市政协委员刘宝林,将其提案草稿提供给记者,希望媒体在舆论上给予支持

  该提案指出,“四大怀药”的炮制,尤其是怀地黄的古法炮制——怀庆地黄焙这一中药炮制技术,是怀川先民对中华民族乃至世界人民的杰出贡献,本应被我们好好继承、发扬光大,目前却因各方认识不足正逐渐凋零,走向消亡。

  怀地黄从焙干成生地之日起,便引发了熟地黄炮制方法的百花齐放,使得怀庆熟地黄成为中药四维之一,奠定了地黄一物三药性的地位。清《本草逢源》称,怀地黄采得鲜者即为生地黄,灸焙干收者为干地黄,以法制过者为熟地黄。明清的怀地黄基本上都是怀生地,怀地黄一邑供天下的背后,实际上为一焙供天下。怀庆地黄焙这一重要炮制技术的面世,把怀药推至中华医药的巅峰,引发了中药炮制的嬗变,推动了中医药的进步,催生了一个崭新的产业链,使地黄的种植生产分工细化,产生了建焙、看焙技术工人以及专业市场、专业炮制的行当,继而催生了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怀庆药商。

  然而,近年来,中医药被社会严重忽视,焦作地区种植地黄的农户、加工地黄的作坊逐年减少,正逐渐被国际市场边缘化。而道地药材稀缺、古法炮制濒危的现状,反过来又危及着中医的生存和健康发展,以至于不少老中医哀叹:“方子是好方,可药材不行了,中医本来能治的病,如今也治不了啦!”

  刘宝林建议,全社会应重新认识、评价怀庆地黄焙的作用、意义及其巨大的文化价值和产业潜力,要切实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的重要指示,保护、继承好影响中华医药及世界500年的伟大发明——怀庆地黄焙,不能让这一宝贵文化遗产走向消亡。

  与地黄焙传统炮制工艺命运相似的,还有怀山药中的光山药炮制工艺。由于光山药(俗称“小白棍儿”)在加工过程中需要用硫磺熏,于是该项炮制工艺因硫含量超标被有关部门亮了红牌,同样面临着消亡的命运。

  其实,硫磺在中医药典上是一味药,有壮阳功效,内服可治阳痿,张仲景的名方“五石散”中便有它的影子。传说中吃怀山药的“几个受不了”,应该是指服用这些遵古法炮制后硬邦邦的“小白棍儿”,而不是健脾胃的鲜山药。鲜山药若不遵古法炮制、硫磺熏烤,莫说叫什么“铁棍”,就是叫“钢棍”,其药效也是“不行”!

  刘宝林感慨道,自西学东渐以来,中医基本上处于下风,一路被西医追打,连留过洋的鲁迅先生也不大看好中医。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同志提出了新中国卫生工作的三个原则,其中就有“中西医结合”这一条。从此,中医中药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1962年,国家从《本草纲目》中记载的1892种中药材中优选44种作为“国宝之药”,“四大怀药”俱列其中,怀药以其无可辩驳的滋补作用被称为“怀参”,在国际市场上十分走俏,受到广泛赞誉。

  2015年12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致信祝贺中国中医科学院成立60周年时指出,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

  “我们应该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把‘四大怀药’传统种植和古法炮制工艺等怀川先民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加以继承并发扬光大,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谱写我们振兴‘四大怀药’的新篇章。”刘宝林激动地说。

文章编辑:赵银岷 

  • 上一篇文章: 神农山:寻根祭拜的圣地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信息:

    文章导读: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